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枪泣血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无天离去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4:30

神枪泣血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无天离去

某处。

这里是幽冥死地的另一端,与别处一样,边界两极分化,在一道形的细线的分割下,一边是贫瘠的血色的大地,一边是绿色葱葱的森林,构成一道神奇靓丽的风景。

在这一望垠的树海之中的一处山丘之上。

两个年轻俊逸的男子坐在一堆篝火旁,旺盛的焰火烧得啪啪作响,烤架上的烤肉已经泛黄,透明的金黄色油脂从裂缝中滴落而下,轰一声响,火势旺了。

一个少年白发,俊逸的脸,棱角分明,阳光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如同邻家男孩。另一个却截然相反,邪邪的笑容中带着一丝疯狂,如同深渊里走出来的恶魔。

这两个俊逸的男子正是兰绝尘与天。

“你确定不祸害这个世界,而是踏入宇宙,祸害别处?”兰绝尘瞥了天一眼,一副你这家伙有问题,很不相信的样子。

天噗呲一笑,显然对于兰绝尘的担心觉得很可笑

“我现在可没有能力在这里祸害四方,我这副身躯被你这小子吸收了百分之九十的精华,现在只是勉强能够让我容身罢了,根本法发挥我的实力的千万分之一,天下间能够容得下我的**太少太少。”

“要不是我,这这副用来代步的身体你都没有,要求还真多。其实你也可以找一把兵器还做容身之体也不错,嗯,我觉得这样适合你。”兰绝尘说道。

天的嘴角不禁抽了抽。作为灵体,他的野心就比石中剑剑魔还要大。他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作为一把兵器的灵。

“世间,能够勉强如我法眼的就只有你的青龙躯,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才是。”

“来来来,我的青龙躯在召唤着你,随时欢迎你来夺取我的青龙躯。”兰绝尘挑衅道。

天顿时哑言声,他不是不想,只是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攻破兰绝尘那变态的意识海,这段时间。他可没少对兰绝尘下黑手。

但是每一次都是功而返,为此自己还损失了不少的灵魂之力,让兰绝尘受益不浅,让灵魂的防线――意识海愈发的巩固,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着实让他憋屈不已。

“你给老子等着,我会回来夺走青龙躯的。”天邪笑道。

兰绝尘却不以为然。宇宙如此之大,还有那么多未知的领域,天这一次是要破碎虚空,踏入星辰大海之中,下次不知道何时才会相遇,或许这一次是两人后一次相聚。

两人一下子沉默了。焰火依旧啪啪的燃烧着,映红了人眼的脸,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带着一丝伤感,一丝不舍。

兰绝尘和天两人时不刻想要弄死对方。达到自己的目的。却又十分的重视对方,两人惺惺相惜。却又是天生的对头,冤家。

天被封印了尽的岁月,受够了尽的空虚寂寞,那种漫长悠久的岁月之中,差点没让独孤把自己给逼疯。

就在后的一段时间之中,兰绝尘的到来,给了他数的欢乐,当然也带来了数的愤怒与伤痛。

是因为兰绝尘的到来,他才得以从封印之中出来,自由了,从此以后自由了,没有什么比自由重要的。

打心底他是很感激面前的兰绝尘,只是魔大多都有傲娇的属性。

现在两人像是从小闹到大的邻家小孩。

“你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古星了,我想问你后一个问题,为何她没有为难我们?她究竟和你说了什么?”兰绝尘好奇道。

天就知道兰绝尘会问这个问题,他笑得十分的灿烂,却透着一股神秘,诡异。

“尸香魔芋花是守护神界的嗜血罗刹。”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特么在耍我!”

原本一脸期待的兰绝尘,得到这种答非所问的答案,心中不有些生气了,特别是对方一副这么欠揍的样子,是火上浇油。

“我特么的就是在耍你,怎么了?你打我呀。”天挑衅道。

“玛德,怎么会有这么贱的要求。本少爷今天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兰!”兰绝尘愤怒不已。

两人如同冤家一般,看对方哪里都不爽,看对方哪里都不顺眼,双方的心中一直在打着对方的主意。

于是乎,又因为语言不和,又一次打了起来,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技巧与攻伐之术,而是为纯粹的肉搏,拳拳到肉,打得砰砰作响。

不过片刻,两人身上都挂了彩,就算**强度已经十分强霸

,也奈何不住天本身的实力,他每挥出一拳都自然而然的带着一丝道的韵味,打得兰绝尘浑身疼痛。

而天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副身躯的精华被兰绝尘吸收了百分之九十,这才让他能够驾驭,**强度如今却要比兰绝尘的青龙躯差一大截。

两人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也不是一两次了。

“啊……兰绝尘!你特么的,又偷袭老子!你特么的,你又踢老子下部!简直耻,就连老子都觉得这种行为是多么的耻!你这小人!”天一边愤怒道,一边痛苦的揉着下部,那种说不出的疼痛感,谁试谁知道。

兰绝尘不但没有以此为辱,反而一脸得意的模样,挑衅道。

“能够打败对方的招式都是好招式,为何要扣上这么大的帽子,难道勾心斗角,腹黑暗算就不耻了,整天惦记着别人的**就不耻了?你们这是什么理论?你们别逗了好吗,对别人要求严苛,却对自己的要求宽松。”

就在兰绝尘洋洋自得之际,突然双眼一黑,砰一声响,俊逸的脸上被印上了两个鞋印。巨大的冲击力,将兰绝尘打飞出去,摔下山丘。

“特么的,居然敢打本少爷的脸!”兰绝尘满腔怒火。

两人旧仇加恨,又一次缠斗了起来,动作越来越大,攻击力愈来愈强,硕大的拳头带着音爆声,直奔对方**,让人生寒。

第二天。

清晨。

欢乐的曙光照射到山丘上,把两边峭壁的顶端染上黄澄澄的颜色,长在岩壁深罅里的叶子稠密的灌木,只要一阵微风吹过,把一阵银雨洒落而下。

百鸟欢唱,你唱我和,你呼我应,忽远忽近。

此时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古老苍劲的柳树低垂着头,柔顺的接受着晨光地淋浴;挺拔的千年杨树直冲云霄,宛如那擎天之柱,草丛从湿润中透出几分幽幽的绿意。

正当这时,天徒手撕裂虚空,在强霸的时空撕扯力之中,天如若闲庭信步一般,沿着玄奥的轨迹,踏步而去。

兰绝尘目送着天的离去,心中不禁有些感概,御灵一族以灭族为代价,制止了一个祸害人间的魔王诞生,何尝不是一种自我救赎。

御灵一族的悲剧证明了一个事实,宇宙万物是平衡的,没有那个种族能够凌驾于别的种族。

回首眺望远方,依稀能够看到御灵城雄伟壮观的轮廓,御灵城依旧完好如初,并没有因为各族势力数十万人的闯入而发生变化。

如果说发生变化的话,那么白骨之海中不多是多了数十万具骨骸罢了。

兰绝尘至今都不明白为何杀人如麻的尸香魔芋花,这数十万生灵是殒命于她之手,然而她却放过了自己,还放走了被她封印了尽岁月的天。

兰绝尘不知道如何称呼她,她确实已经不再是天的另一半残魂,而是一个的完整的个体。

“唉,至尊之境的尸香魔芋花当真是可怖到了极点,至尊之境呀至尊之境……我前世巅峰的实力也不过于此吧。”兰绝尘心中叹道。

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够恢复前世的实力,除了际遇,还得需要岁月的沉淀,现如今今世的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回首前世,兰绝尘心中却有说不出的酸楚与伤感,覃韵,王紫薇,炎静,炎静静,玫瑰,前世的母亲,今生的父母家人一个个重要的人从脑海中划过,兰绝尘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游子在外,倍思亲。

不知过了多久,兰绝尘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模糊间,兰绝尘似乎听到了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呢喃,像是情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像是亲人的温暖嘱咐,又像是有人趴在他的胸口痛苦的哭诉。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形的泪水温润了他的胸口。

兰绝尘并没有睁开双眼去细查泪水的来由,他害怕失去这种难得的感觉,有时候细细的品味心中泛起的酸痛,也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这个时候,在酝酿,在酝酿奋勇前进的力量,精神支柱。

很多时候人生就向浮在水面的皮球一样,只有真正将皮球按入水中体会那种痛彻心扉的窒息感,才会在放手的一霎那,迸发出大能量,跃出水面,到达至高处,指点江山。

不知不觉间,兰绝尘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空灵状态,浑身道力高速流转,如若琉璃般通体晶莹透亮,体内道苗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欢悦的摇荡着,而且再用肉眼法看见的速度在成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用户请到阅读。

内蒙古癫痫病医院费用
清远好的男科医院
自贡治疗睾丸炎费用
内蒙古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清远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