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一招可破新股三高难题

发布时间:2019-07-09 13:30:09

一招可破新股“三高”难题

施国华

去年底IPO新政一公布,股票市场连跌12天,这是有史以来持续下跌最长的一次,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是投资者关心的新股“三高发行”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尽管奥赛康“三高”发行事件后,有关方面通过窗口指导、临时叫停或抽查等高压手段,相关机构报价有所收敛,但发行“三高”问题的实质并没解决,甚至出现了90%的报价被剔除的笑话。由此留给市场的是泰山压顶般的沉重,留给投资者的是绵绵不绝的伤害,而股票市场的盗贼们却赚得盆满钵满后躲在一边窃喜。

问题症结

本次新股发行定价机制,采取下报价剔除法。所谓下报价剔除法,下投资者报价后,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应预先剔除申购总量中报价最高的部分,剔除的申购量不得低于申购总量的10%,然后根据剩余报价及申购情况协商确定发行价格。被剔除的申购份额不得参与下配售,以督促真正想来参与新股的机构提供理性报价。然而,这个市场的幕后远远比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更加复杂,在巨额利益面前,该定价方式不可避免会出现新问题。比如机构在下基于共同利益合谋报价,抬高价格,其结果“三高”发行困惑难解,并新增了老股合规转让的新问题,使老股东提前获得巨额套现。应该说剔除法的初衷是好的,但合谋报价也必定会存在。以“奥赛康”为例,发行前虽经过为期5天下询价,确定发行价格为72.99元/股,市盈率67倍,其中大股东通过老股转让,一次性拿走32亿元。中金公司从上市公司赚承销费6311万,帮老股东减持获得承销费2亿,如此利益所在,靠后期的窗口指导,顶多只能解决漏洞的部分问题,而不是从制度上得以杜绝。事实上,后期出现的报价剔除比例较高的现象普遍存在,而通过什么样的原则来确定剔除比例,显然也是人为干预的结果,谈不上合理,其结果是包括投资者、中介甚至是融资者都有意见,出现了方方面面对结果都不满意的奇怪现象。

路在何方

笔者以为,解决“三高”发行问题,其关键是选择科学、合理的方法,以达成融资者、投资者以及中介机构的利益平衡。考虑到目前场外已积压着700多家拟上市公司,供大于求明显,对市场压力巨大。按照市场规则,供大于求的产品,降价促销是正常的。平台搭建方只有建立起这样的平台,对这个市场才算是合理有效的。

而选择“向下招标竞价”方法,在现阶段是必然的。所谓“向下招标竞价”是以市场化的竞价方式选择市盈率报价低的拟发行公司优先上市。其原则为:对符合发行条件的拟上市公司,由公司申请,参与发行市盈率折让竞价招标,谁报的发行市盈率低(即向一级市场发行价折让比例高),谁优先发行。

而对于市盈率竞价排名在最后10%(市盈率报价高)的企业则限制其下次参加竞价,在发行批文有效期内,超过3次市盈率竞价排名都在最后10%的,3年内不得再申请发行上市,以此通过市场化的方式遏制发行“三高”现象。

同时,考虑到当前A股市场投资者不成熟,市场机制不完善,造假处罚机制落实困难等实际,对拟发行公司市盈率基准报价原则应以市场已上市同业市盈率作一定折让,若高于同业市盈率,则公司需公告高出理由,公司需向市场承诺未来若干年的业绩趋势。若事后情况与提示的趋势不一致,则进行严厉惩罚或补偿。

优势所在

新股发行市盈率向下竞价机制设定,笔者以为至少有四方面优势:一是有利于真正需要资金的融资方。通过市场化竞价方式,选择市盈率报价低的公司优先上市,对于迫切需要资金的公司将是重大利好。即谁急着要钱,谁将在主观上、客观上都愿意在价格上进行折让,折让多的就优先上市;不急用钱的,可以等,或者通过其他途径融资。此方法由于采用市场化定价方式,给予愿意以低市盈率发行的公司有优先发行的通道,对于真正以融资为需求而不是以套利为目标的企业将持欢迎态度,一定程度上以科学的机制防止了那些市场寻租、套利行为,有助于募集资金真正投入到实体经济中,而不是为了套现。二是有利于投资者利益。对于参与一级市场申购的投资者而言,可以获得市盈率相对合理的配售机会,显然是有利的。而相对合理的市盈率发行上市后,对于参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也将带来新的投资机会。三是有利于破解“三高”发行的难题,为整个市场注入活力。配合二级市场的市值配售(即取消现行具有配售资格还要全额缴交现金申购的规定,变成纯粹按各类投资者从二级市场购入的这部分市值才有配售资格,由二级市场投资者通过交易系统进行申购申请并缴纳1%的申购定金,中签后按要求补足申购资金。而对于主动进行申购且中签后不进行现金缴交的,则规定扣罚定金。对没有主动通过交易系统进行申购的,则视为主动放弃申购权。由于只有从二级市场购入的流通股才具有配售权,缩小了配售资格的范围,将使二级市场市值变得更有价值),将大大提升二级市场对场外资金的吸引力,有助于改善二级市场长期低迷的现状,推动市场长期向上。市场长期向上的动力来源主要是持有二级市场市值才有资格配售低市盈率的新股。同时,新上市的新股由于市盈率低,随着新股价格的上涨,也将带动股指稳步上行。第四,改变过去由少数有权人干预发行秩序等制度性腐败问题。从已累积的700多家拟上市公司中选择那些公司先行上市是一个难题。选择谁先上市,就意味着谁将获得巨额收益,这当中容易滋生腐败。过去几年,二级市场持续低迷,投资者损失惨重,而另一方面,造富运动却登峰造极。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放任制度的不公平显然是有违公平的。其中以市场化的招标竞价方式,通过公开招标上市,可以实现投、融资者的不同诉求和各自利益。

当然,鉴于目前待上市公司仍在继续累积中,管理层应从宏观上对每年新股发行的批次和融资总额有明确的高限,不得突破,通过总量控制稳定市场预期。

可以讲,在新股“三高”利益链条没有根除的情况下,指望主承销商主导下的发行定价走向合理并不现实,应尽快废除。而向下竞价方式既满足了融资者需求,也满足了投资者利益,更是从制度上防范了潜藏的腐败,并能够带动整个市场进入良性发展的最优模式。如果能辅之以市值配售取消现金申购以及优先股不得转为流通股的政策(或转为流通股必须设定严格的条件),那么,必然会给整个市场注入新的活力,必然有助于重振市场信心,引导资金踊跃入市。

其实,长期低迷的股市目前已具备走牛的客观条件,关键在于我们是不是勇于去纠偏,纠偏了,中国股市的真正春天也就来了。

(作者为独立财经评论员)

零售通
微商城第三方源代码如何开发
微店网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