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霜寒之翼 239 座谈会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6:16

霜寒之翼 239 座谈会

怀着这样的疑惑,诺塔拿着一袋有机酱——虽然每一袋这种东西都是重要的储藏物资,理应统一保管,不过父亲不在,诺塔身为家中最大的男人,调度资源的权力还是有的。

他悄悄进入黑市,用有机酱换了一小包分量不到有机酱一半的细麦粉,这一坨麦粉做成小面团,能够起到的充饥作用还不到一袋有机酱的二十分之一,但是随着城外的有机质农场面积越来越大,诺塔知道,这种天然食品数量只会越来越少,以后也会越来越贵。

靠近罗纳德先生的居所,诺塔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大麦粥的味道,一进大门,走过弯弯曲曲的走廊到了会客厅,一群人围着一个黑头发的老头坐成一圈,这老头头发梳得笔直,显得一丝不苟,他冲诺塔点点头,一圈人让出一个位置,诺塔走过去坐下,将手里的麦粉丢进中央的大锅。

这个讨论会并没因为诺塔的到来而停止,一个月以来,以这位罗纳德先生为中心的麦粥讨论会是附近著名的文艺节目,只需要贡献一小袋麦子,让这位前宫廷学士能够每晚上吃一顿浓稠的麦粥,就可以参与讨论。

作为一名颇有名气的学者,罗纳德的讨论会对这些有钱有闲的城里小孩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作为粉丝之一,诺塔当然也是忠实听众。

“霜寒之翼的统治注定不会长久的。”

老人端着粥满意地‘吸溜~’了一口,说出的话题显得有些敏感,诺塔对此不以为意,他一开始参加这个讨论会的时候也是心中惴惴,不过时间长了之后,他发现无论是后勤部的管事还是霜龙骑士团的人都不管这个,哪怕是工厂里中午休息的时候一大群闲得无聊的工人拐弯抹角地大骂恶龙,那些管事的也只是看着,眼光还颇为耐人寻味。

虽然诺塔感觉那些管事的视线有些奇怪,但是人们的胆子毫无疑问地大了起来,在麦粥讨论会这个比较‘反动’的论坛,讨论霜寒之翼什么时候药丸,已经是日常的话题。

不过半个月下来,这个话题讨论时的画风却越来越奇怪,因为已经渐渐开始有人反驳这位罗纳德先生:

“可是先生,你在二十天之前就断言那条恶龙的统治会失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养活我们这些平民,但是现在呢?我去参观过那些有机质农场,他部下的魔法团的力量简直匪夷所思,假如他们说的是真的,这种模式能够持续下去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恶龙是有能力养活我们的。”

一个青年发言让诺塔暗暗点头,这也是他心中的困惑,此刻有人回答,倒是免了他多嘴。

其他的青年也凝神倾听,显然也有着相似的困惑。诺塔不经意地注意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们以为仅仅解决了吃穿就能够让霜寒之翼的统治坚如磐石?不不不,孩子们,你们太天真了。”老人显然对这个问题有着自己的理解:“你们管那种鼻涕虫一样的东西叫做食物?还是把这种拘禁在冰墙之内的生活叫做生活?”

“可是老师,请原谅、我并非在和你抬杠,但是这种鼻涕虫一样的食物,味道并不比我们往日日常吃的粗面饼和硬面包差;而且被关在冰壳子里……即使是往日,我们这些工匠商人的子弟,也通常是被拘束在某条路或城中,为了一口吃的奔波,自由又从何谈起呢?”这个发言的年轻人显然是出身平平,

这个话让诺塔再次心有戚戚,诚如这个人所言,一年到头能够不挨饿都算是奢侈,有机酱确实不算是什么接受不了的食物,成日为生计奔波,也谈不上如何自由。

何况现在哪里不自由了?除了不能离开冰墙,这里的生活节奏比以前还要松弛。

诺塔以前在父亲的木匠店里帮工,很多时候都是要干到半夜的。

“孩子,我不得不承认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我可以用尽量简单的方式阐述一下我的看法:这种食物你们能够忍受一个月,忍受两个月,但是能够忍受一辈子吗?这种囚禁你们能够忍受一天、两天,但是能够忍受几年呢?”

“但是我们至少吃饱了。”一个小胖子说道,诺塔看了他一眼,认识出这是和自己一个工厂的工友,邻居家的儿子,在霜寒之翼到来前,这一家比诺塔家的家境还要差,这个小胖子还是个瘦竹竿,诺塔亲眼看着这个瘦竹竿变成圆球,再看他的脸色,顿时有了极深的理解。

这个小胖子的领悟显然不只是吃饱了这么简单,他继续说道:“罗纳德老师,以前王公贵族统治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年至少有一两个月要饿着肚子,这也不影响他们的统治坚如磐石,现在我们都能够吃饱了,为什么您却说恶龙的统治终将灭亡呢?”

“这恰恰是他的统治无法长久的原因,孩子,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让你们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你们可以好好地想一想其中是不是有道理。”罗纳德喝了麦粥,心情愉快地哈哈一笑:“孩子,当你吃不饱的时候,你脑袋里会想什么呢?”

“弄吃的。”小胖子皱了皱眉,说道。

“那当你吃饱了又有了空闲之后呢?”罗纳德继续问。

小胖子张开了嘴,愕然讷讷了一阵,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以闲谈、打牌、喝酒、出去打猎,但那是贵族老爷的生活。”一个人说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孩子们,哈哈,人的欲望是很可怕的东西。”罗纳德大笑:“当你吃不饱的时候,你的所有欲望只剩下了食物,你们的欲望底线就是不饿死,王公贵族能够满足你们,当然就能够建立稳定的统治,但是你们满足了吃饱的欲望之后呢?你们的欲望底线就会抬升,你们就会渐渐不满于口味单调的食物,不满于冰墙之内被畜养的生活,不满于被恶龙控制无权无势的地位,或许一年两年你们不会察觉到问题,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后呢?”

众人陷入了默然,不多时几个青年愤愤地走了,诺塔认识这几个人,他们的家人都患有神术无能为力的病症,但是霜寒之翼的统治牢固之后,他们通过工作赚到了积分,换到了一次重病治疗的机会,竟然让他们重病的家人痊愈。

这神迹一样的行为当然让这些青年成为了霜寒之翼潜在的支持者。这些人听了罗纳德的论调,认为这位学者把所有的人都当成了潜在的忘恩负义的人,对于北地汉子而言无疑是一种羞辱,所以愤然离席。

不过就如同诺塔一样,更多的人却和他一样在原地沉思,或许是出于尊重,也或许是一点认同。

“所以霜寒之翼要想靠满足人心的欲望来建立统治,是必然会失败的。”罗纳德哈哈一笑:“而暴力却必然会造成反抗,北地所有的人类、精灵、矮人也都不会坐视一条恶龙统治人类的国度,它必然会失败,必然会。”

诺塔暗暗摇头,看着罗纳德的狂态,他突然想通了什么。

作为一名地位崇高的宫廷学者,如果霜寒之翼不出现,罗纳德先生应该过着比现在好得多的生活,至少用不着出卖知识降尊纡贵与自己这样的平民子弟交谈,才换来一点点能够入口的细麦子。

霜寒之翼带来的新生活确实是造就了一批幸运儿,或许并不太好,但若是从比烂的角度来看,至少诺塔觉得,如果霜寒之翼能够保证这种秩序稳定下去,还是会有一些人接受他的统治。

这是阶级问题啊。

诺塔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突然就想起来了最近工厂培训班里除了技术之外,讲得那些课程《北地的历史》,《贵族起源》之类的,他并不知道这些课件是白河团伙赶工制作出来的东西,但是毫无疑问,这些配合魔力幻灯展现出来的内容,还是让诺塔的三观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作为一个理智的人,诺塔很容易分辨得出,这些历史课说得都是实话,王公贵族之类的东西本来就是靠着武力、资源、洗脑来统治人民,并通过资源优势一代一代地滚雪球,使统治权力越来越难以撼动。而不是靠着所谓的传统与荣耀,他们能行,霜寒之翼自然也行。

很多聪明人都意识到这是霜寒之翼为自己的统治寻找正统性,但无论如何,霜寒之翼的侵略带来了革新,这是诺塔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诺塔坐在那里,忽然心中一动,注意到锅子里的麦粥果然比前两天要稀了不少,而参与这个座谈会的人

,也由半个月前的坐满了屋子,到现在的不足十个。

他看着正在满意地喝粥的老头,心中无法想象,再过上十天半个月,这个坚持不用有机酱充饥的老头还能不能坚持住自己的原则。

他继续看着兴奋的老头东拉西扯,当然没有注意到,在院子外面不远处的一座房顶上,两个霜龙骑士坐在那里,拿着酒瓶子吃着盐水豆,美滋滋地用动力装甲的自动记录系统记录者屋里的谈话,这两个家伙穿越前是华国留学生,还在用普通话互相谈论吐槽:“这个老头子挺厉害的,竟然还懂得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知道大众普遍的欲壑难填,还能用这个断定我们吃枣药丸,不简单不简单。”

“呸,比烂我们是最好的,要不是我们老板是龙……哪有这老头子在这上蹿下跳的份儿。我们在这干耗着干嘛啊?这老头明摆着是个战五渣,看起来理中客实际上除了发牢骚屁用没有,你看他的这些粉丝都听不下去了。”

“当然啦,现在听他啰嗦的都是什么人?都是有工作,有多余的有机酱给他换麦子的人,这些人都已经渐渐同化在我们的体系里了,等他们都醒悟到这个老头是在发牢骚,谁还鸟他?”

“不过说实在的,老板只要自己脑子不抽,办事还是挺靠谱的,这一套开挂的魔法工业社会改造效果还是不错,不过,呃~”霜龙骑士提到老板,脸皮不经意地抽搐了一下。

“不扯了不扯了,咦?有新任务来了?快去大厅。”

……

诺塔从学者的老宅中走出来,看了眼天上的夜色,吐了口气回到家中,一打开家门,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诺塔顿时一愣:“威克叔叔。”

房间里出来一个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身躯壮硕的中年人。

诺塔目瞪口呆,他当然认识他的这个叔叔,但是这叔叔不是去南大冰川当矿工,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了吗?

“我的小诺塔!”威克叔叔表情也非常激动,一把抱住了诺塔。

“威克叔叔,霜寒之翼没杀你?还让你回来了?!”激动的心情过去,诺塔看着威克,心中仍然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邢台治疗盆腔炎医院
防城港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牡丹江好的白癜风医院
邢台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防城港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