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幕神捕 第八百三十九章 请外援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1:37

天幕神捕 第八百三十九章 请外援

莫无痕再一次沉默了,而这一次的沉默,比之前的都要久。过了许久,莫无痕才无力的再次坐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宁月,你要朕做什么?”

“借两样东西!”宁月没有矫情,干脆利落的说出了自己的需要,“丰谷盘和……旻天镜!”

“就这样?你有把握么?你不需要朕出手?朕还有大周百万大军……”莫无痕有些激动,因为宁月说的两样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宁月打算自己独自去面对强大的仙宫。

这一刻,莫无痕突然有些后悔,后悔以前没有对宁月更好一点。虽然莫无痕一直看重宁月甚至比莫天涯更加看重。但莫无痕知道,宁月之所以这么为了大周这么呕心沥血,完全不是为了自己给他的那些赏赐。

“皇上,仙宫很强,虽然他的目的是大周皇朝,但是……在他们没有露出爪牙之前,我们不能逼他露出爪牙。”宁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很轻松。但谁都知道,此刻的宁月很不轻松。

“丰谷盘我可以给你,但是旻天镜不行!”莫无痕的脸上写满了挣扎,看着宁月不解的目光,莫无痕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旻天镜镇压我大周国运,而朕现在已经和大周国运合为一体。朕现在……还不能死。”

宁月的瞳孔猛地一缩,而莫天涯和曾维谷司马敬明更是脸色大变。他们虽然知道莫无痕的身体出了问题,但确是第一次从莫无痕的口中听到了事实。

他们万万没想到,莫无痕的身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需要通过旻天镜来续命的地步。宁月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转瞬间又被敛去。因为此刻的他自身难保,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担心莫无痕。

“皇上,请你封锁臣出现的消息,我需要几天时间准备。”

“这个自然,从今天起,宫门将封禁。不论谁,都不会往宫廷外传递一点消息。朕看来是帮不了你什么了,但朕有一句话,事不可为,保命要紧。朕不要你为大周皇朝舍生取义,朕要你为我大周皇朝延续骨血。”

“是,臣遵旨!”

离开了皇宫,宁月四人并没有离开京城。宁瑶既然说过,仙宫不会轻易踏足京城。这里,是天下九州仅有的几个相对安全区域。

将千暮雪几人安顿之后,宁月在房间里来回的踱着步。而不老神仙和宁瑶却好奇的盯着宁月。就算在皇宫之中,宁月都没有这么焦虑过。但现在,宁月却表现的这么焦虑和不安。

终于,一边的千暮雪缓缓的来到宁月的身后,轻轻的抓着宁月的手,将他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胸口,“你要去就去吧!”

“暮雪,我答应过你的……”

“但你的心底能放下么?去看看也好,如果她没事,你也可以请她出山,有了她相助,我们也无需忌惮仙宫了。”

宁月的手不由的一抖,望向千暮雪的眼神中充满了羞愧和自责,“暮雪……对不起,但我可以对你发誓,我对你的心,对你的承诺永远不会变。今生今世,宁月心中仅你一人。”

话音落地,宁月的身影仿佛清风一般消失不见。茫然的看着宁月消失的方向,不老神仙和宁瑶都好奇的对视了一样。

“他去哪?”

“草原,长生天宫。”千暮雪之前还那么的温柔体贴,但此刻说出的话却带着丝丝冷意。千暮雪是个女人,而女人就没有不会吃醋的。

在中原九州,此刻还是乍暖还寒,但在北方草原,牧民们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草原牧民在这一片土地上生存了这么多年,但第一次对过冬这么充满信心。

因为他们不仅有棉衣,还有粮食,甚至在部落的中心早已经有了堆积如山的草料。而围绕着部落建成的兽栏之中,已经放满了牛羊。

这样的布局建设,换在以前他们根本不敢想象。但仅仅过了三年,这一切都有了。牧民们不再惧怕大雪,甚至不再惧怕冰雹。如果有了这样的准备,牛羊还是被冻死了。那么也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

因为草原的这些改变,草原的子民们对长生天宫更加的虔诚了。因为这一切,都是新任圣女出现后发生的。这一切,也是新任的圣女所带来了。

以前九十二代圣女,每一个都呕心沥血的想改变草原的生存状态。但每一个,却都没能真正的做到。草原的命运,依旧掌握在天道的手中,风调雨顺,他们就活得滋润,一旦遇到灾害,他们就只能通过战争生存。

所以,芍药虽然成为圣女才区区三年,但威望却已经如日中天。甚至可以说,只要芍药一句话,草原上会有无数的人愿意舍身赴死。

宁月一袭白衣,缓缓的向圣山行来。还没靠近,长生天宫的人就已经警惕的迎了上来。他们不是来迎接宁月,而是来提防宁月。

不是长生天宫变得草木皆兵,因为就在三年前,一个人也是一身白衣的杀上圣山。而从那之后,白衣就成了长生天宫所忌讳的颜色。

随着宁月的渐渐靠近,长生天宫的忌惮越来越凝重。因为宁月身穿的是中原服侍,一身白衣的中原人,足以让长生天宫直接抄家伙上了。

“站住,中原人,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名光头和尚大喝的疾步向宁月走来。赤裸的上升,镶嵌着如砖块一般的肌肉。

宁月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被对方严厉的语气激怒。缓缓的抱拳,“在下大周皇朝的蓝田郡王,有事欲面见草原圣女,劳烦通报一声。”

“不行,我不管你是哪个王,凡人一律不得面见圣女!”出乎宁月的预料,来人丝毫不给面子的驳回了宁月的请求,非但如此,语气变得更加的恶劣。

而与此同时,涌出长生天宫的人群一个个面露凶光的盯着宁月,甚至有不少已经拿起了武器。宁月的名声,也许在中原很响亮,但在草原却不是。

蓝田郡王的名字,也许在此刻的草原部落高层中无所不知,但在普通的牧民之中也不知所以。所以长生天宫才会如此的呵斥宁月,因为在他们想来,就算是王爷,有事也该找可多可汗而不是找上圣女大驾。

就算可多可汗只是一个傀儡的大汗,那也该由这个大汗转达给圣女才是。这样的越境,不仅仅是对长生天宫的不敬,也是对圣女的亵渎。

“让开!”正在气氛压抑到了急点,正在宁月都快失去耐心打算直接闯山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众人的身边耳边响起,虽然语气严厉,但声音却无比的温柔。

人群散开,一身红色长袍的折月缓缓的踏出人群满脸微笑的看着宁月。看到折月,宁月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折月天尊?你没死?”

“原本我也以为我会死。但想不到那个冒牌法王只是将我废去武功囚禁在地牢之中,原本他是想好好折磨我,想不到还没动手,宁兄弟就已经扶持圣女归位了。

宁兄弟要见圣女无需通报,我给你带路吧。”说完,眼神犀利的扫过身后的一众长生天宫弟子,“你们给我听着,以后宁兄弟来圣山,你们不许阻挠,直接放行。”

“是!”长生天宫弟子齐声跪倒应声。在折月的带领下,宁月毫无阻碍的来到了圣女宫。再一次见到芍药,芍药依旧如当初的模样。甚至此刻的芍药变得更加有女人味,更加的令人感觉温暖。

宁月的到来,并没有让芍药起身迎接,甚至端坐在藤椅之中动都没有动一下。手中的针线,飞速的在手中衣服上穿梭着,如此的认真让人不忍心打搅。

“芍药——”宁月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当年答应过芍药会经常来看她。但是似乎……这三年来一次都没有来过圣山。换做自己是芍药,估计也会气的不想搭理自己吧。

“你等我一下,就快好了!”芍药头都没有抬,依旧专心的忙着手中的针线。宁月也安静的站在一边等着芍药。

仅仅过了半刻钟,熬药飞速的将手中的线打了一个结。轻轻的将线咬断,这才放下手中的针线。缓缓的站起身一抖,芍药专心缝制的,竟然是一件男人的衣服。

“你来的正好,看看这件衣服合不合身?”芍药温柔的走来,轻轻的将衣服披在宁月的身上。宁月眼神微微一怔,那一瞬间,他的鼻子有了无穷的酸楚。

“我何德何能,能让你待我如此?”宁月轻轻一叹,但其余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这三年,你一次都没来看我,虽然我有时候会很生气,但一想到这样的宁公子才是芍药喜欢的宁公子所以也就不那么生气了。每次想你的时候,我就想着给你做件衣服。但是,我现在身为圣女,诸事也很多。

这件衣服,芍药花了三年才做成,上次给你做的哪一件太过于轻佻了,所以给你做了件玄冥色的给你。不过,宁公子的穿衣却越来越像暮雪剑仙了。以前,很少见你选白色的衣服穿。公子这次来圣山,是专程来看我的么?”

“这……”宁月顿时尴尬了,一句话堵在喉咙口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灌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勉县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南阳治疗睾丸炎医院
镇江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