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汉皇刘备 第二百九十章 攻取会稽

发布时间:2020-01-17 01:36:05

汉皇刘备 第二百九十章 攻取会稽

刘备得了曹操的信,心想曹操想干嘛呢这是。要让刘备相信曹操有这么好的心,那是绝无可能。于是刘备命人探听消息。未几,果有消息传来,曹操上表洛阳,欲兵出豫州,攻打孙坚。

刘备一笑,原来是另有所图啊,这才对嘛。于是欣然接受了曹操释放的善意,也做出了自己的姿态,仍令关羽兵屯高唐,保持着对冀州方面的军事压力的同时,也让曹操少一点后顾之忧。

刘备调兵遣将之后,就派人去问曹操,说孟德兄啊,你的好意我收到了。我们相识多年,又同殿为臣。一切都是为了大汉好,一点小误会说开了无所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哦对了,我这边,什么时候能接收琅琊和广陵二郡啊?

曹操就回复了,玄德,我兖州今年遭了大灾,因为紧缺粮食到处死人。现在徐州那边还在和袁术两军对峙,朝廷又下旨让我攻打不听命令的豫州孙坚。朝廷的命令我不得不听从啊。我现在是忙得顾头不顾尾。你稍等些时日,待我州中形势好转,或者是我打下了豫州,立马就从徐州撤兵,把二郡让给你。

刘备又回信,孟德兄,既然你都忙成这样了,徐州方面就让我来替你分忧吧。你也好早点撤兵回兖州,兵合一处去打豫州。

曹操便回信说,玄德,我要是现在就把琅琊和广陵让给你,袁绍袁术兄弟俩不就立马知道我和你联盟了吗?这俩兄弟,都敌视我们。到时候,袁术有了防备,我攻打豫州更加困难。袁绍有了防备,必然会搞小动作,扯你我的后腿。所以,咱们都不要着急,慢慢来。哎,我说玄德,你不会是不相信我吧?

刘备以信示众人,笑道:“孟德欲图豫州,又难舍徐州。此时心情之复杂恐怕是难以形容啊。”

荀彧沉吟道:“必有策士为曹操筹画。曹操如果继续南向徐州,后方则受冀、青之牵制,前方则临豫、扬之兵锋。无朝廷之专命,失之天时;徐州新得之土,不熟地形,失之地利;徐州与曹操有隙,民心难抚,失之人和。而豫州则不然。孙坚归附袁术,袁氏兄弟素来不和。是以曹操攻打豫州,其必合袁绍之意,故能得朝廷专以征伐之名。又欲让二郡予我青州。如此,曹操攻打豫州时,兖州无后患之忧也。”

这其实是一种利益分配的潜规则。豫州和刘备、袁绍都隔得远。所以刘备对曹操打豫州无所谓,没办法,手不够长啊。而袁绍一方面是隔得远,另一方面是和豫州有仇,他自己任命的豫州刺史被孙坚打跑了啊。所以更加乐意见到曹操打豫州。而徐州则不同。徐州也挨着刘备,刘备对徐州岂能无意?而袁绍则是因为不愿意曹操占便宜。朝廷都还没来得及吭声,你曹操急急忙忙的跑过去算什么?所以曹操去徐州,袁绍、刘备都反对。然后在背后给你使阴招,下绊子。曹操去打孙坚,袁绍、刘备都赞同,在背后给你鼓劲加油。

兴平三年,建安六年冬十月,曹操举兵讨豫州。一战而下鲁国,鲁国相袁忠逃至沛国,于沛县聚拢残兵,加固城防,以拒曹操。

王朗,字景兴,东海郯人。早年师从太尉杨赐,因通晓诸经拜为郎中,杨赐死,弃官为其服丧。天下大乱,隐居家中。陶谦至徐州,举其为茂才,拜治中从事。屡谏陶谦而不听,为陶谦所不喜。出为会稽太守。任内屯田修渠,颇多抚民之举。多得百姓爱戴。时有吴人严虎,天下大乱时,聚众作乱。自称大帅,号为白虎。因中原大乱,当时的扬州刺史陈温也在到处灭火。无人理会这个小蟊贼。结果拖到现在,竟然让他成了气候。此时的严白虎,拥众数万,往来侵袭吴郡和会稽。因其是本地土著,民多与其暗中沟通。所以两地太守剿了数次却仍然拿严白虎没办法。

王朗清正之人,袁术和刘繇相争,王朗自然是偏向了刘繇。于是,心气不顺的袁术,便遣孙策来“帮助”王朗剿匪了。

孙策率军到了会稽,派人来见王朗。王朗惊道:“严白虎之根本在吴郡,孙郎欲讨白虎,怎地不往吴郡,却往我会稽来了?”

主簿就在旁就道:“此恐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王朗怒道:“袁术,真汉贼也。欲使孙策图我会稽,吾必死战之。”于是下令郡中将士,整顿军备,以防孙策。

又遣人往孙策处,拒绝他入境:“严白虎祸乱乌程,此将军之乡土,乌程侯之食邑也。将军不往救,来我会稽何意哉?”

孙坚被封乌程侯,乌程县名义上都是他的食邑之地。王朗的意思就是你孙策自己是吴人,乌程又是你父亲的封地。现在严白虎在那里弄得乱七八糟,你快去帮你的乡党吧。别来会稽搅和了。

孙策被袁术忽悠二次了。这次又兴冲冲的来会稽,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若是袁术守信拜他为会稽太守也就罢了。若还是失信,那他就自己直接占据会稽。袁术有本事就让他派人来和自己抢。毕竟事不过三,还把自己当傻子那就别怪自己直接翻脸。

孙策接到王朗的来信,自然不会退兵去吴郡。刘繇还在吴郡呢。自己和刘繇拼个两败俱伤,然后让袁术跟在后面捡便宜,这事自己可不能干。还是先趁机占了会稽再说吧。

于是孙策便率军渡(浙)江,兵临余暨。余姚虞翻是会稽名士,王朗来此,辟其为功曹。此时虞翻正在家服父丧,闻孙策兵进会稽,而太守欲据城而战,大惊。于是脱了孝服,往见王朗。

虞翻见了王朗,便道:“王公,孙策骁勇,因是吴人,又深得士民之心,吾以为战之不利,不与避其锋锐。”

会稽一郡精华,全部在北部。若是避孙策之兵锋,那要让我去哪里?王朗心想虞仲翔你未战先怯,真是徒称名士。于是便不听虞翻之言。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军队基本上都以乡党、宗族等关系来形成利益共同体。比如曹操就喜用宗族大将。而五子良将中,于禁是泰山人,只有他能够带得动鲍信留下来的泰山兵,乐进也是早期便具有募兵权的将军,徐晃则是取代白波贼兵的杨奉成为白波兵的代表,张辽是并州骑的代表,张颌是冀州兵的代表……只可惜了李典,因为出身兖州豪族,虽然本事不小,但曹操惯来喜欢打击豪强,是以一直不受曹操重用……

孙坚孙策的班底也一样,除了最早跟随孙坚的部将,也大多都是宗族和吴人。像朱治,吴景,孙贲等。哪怕是和孙策大战一场的陆康,其子孙亦为孙氏所用。这,就是乡党的力量。哪怕是千年之后的后世,各种地域也是屡见不鲜。

是以,虽然王朗治理会稽劳苦功高,但是会稽士民听说孙策来了,心里面一盘算,哎哟,相比起来,还是孙郎是自家人啊。太守虽好,毕竟也是个外人。听说要打仗了,百姓心里很害怕,又畏惧孙策的威名,于是纷纷逃避山野。王朗要抵抗孙策,靠他一个人又不行,要征调民夫转运物资,协助守城,四处都缺人的时候,百姓却都藏起来了。王朗差点没被气死。

余暨令在城头见孙策军势齐整,谓左右道:“孙郎不可挡,不如降之以保百姓。”反正挡不住,不如投降了算了。既能保住自己家小,还能在地方赢个好名声。于是余暨令开城出降孙策。

孙策见了余暨令,好言抚慰,还令其为余暨令。又严令军队,不得虏掠百姓,鸡犬菜茹,一无所犯。百姓见了,欣喜不已。更视孙策如自己人。于是民心归附,百姓们在乡老的带领下,各具牛酒以劳军。余暨令也是大喜过望,幸好没为太守卖命。否则哪有这等好事。

各县守令闻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闻孙策军至,纷纷出降。孙策一如往故,还命其等为令吏,分守诸城。王朗听闻,长叹一声,也不守城了,自引一军来寻孙策,战之,败绩。军士官吏多逃散。是时,只有虞翻在侧。王朗道:“悔不听仲翔之言,如今却是连累仲翔了。”

虞翻道:“吾为会稽功曹,替太守分忧,分内之事也。”

于是王朗聚拢败军,且战且退,一路从山阴退到诸暨,又从诸暨退到乌伤,永宁。孙策还不罢休。又打永宁。永宁一战,王朗再败。退无可退,只好乘舟出海,以避孙策。海上漂泊了数日,王朗自闽江口上岸,到了东部侯官(东冶)。结果东冶县长闭门自守,拒绝王朗这个前太守进城。

虞翻翻墙入内,说服了东冶县长,东冶县长这才把又累又饿的王朗诸人放入城中歇息。过了几日,恢复过来的王朗对虞翻说:“仲翔,这一路上,幸亏有你相护,否则,我只怕已经困死沟渠之间了。你有孝在身,家中还有老母亲,别跟在我这里了,早些回家去吧。你不用担心我,我有自知之明,既然非是孙策之敌,这会稽太守,便让强者来做吧。我会和他谈的。”

虞翻出来这么久,也确实是挂念家里。既然王朗已经安全了,自己也算是尽了臣属的职责。于是便拜了一拜,返还余姚去了。

王朗在东冶,书信一封,命人送去给孙策。

海宁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鞍钢总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南京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岳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