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武通九天 第二十七章 打虎大侠甄驱虎

发布时间:2019-09-25 17:12:06

武通九天 第二十七章 打虎大侠甄驱虎

尘阳看着蓝风那快如闪电的夹菜的动作,心下那个后悔啊,我怎么就同意了让他过来坐啊,我这不是自找吗?

“尘道友,你是一个人初次出来历练的吧”,尘阳还在思考着要不要把他赶走呢蓝风就还好説话了。

“你怎么知道?”尘阳説完就又后悔了,我干嘛要告诉他啊,这不明摆着告诉他我是初次历练的新人,我挺好宰的么。

“呵呵,这里怕是没人不知道道友你是初次出来历练的,从你的着装与对事物的好奇就能看出来啊,呵呵,”蓝风道。

“衣服?我衣服与别人也没什么不同啊,不都是这样穿的?”尘阳难得心虚地请教了起来,不请教不行啊,自己确是初次历练,啥也不懂啊。

“干净,你的衣服特别干净,在外面历练久了的人,哪天不是过着刀口喋血的生活,哪天不是在生与死之间徘徊,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沾着血迹,就算没有血迹,身上,也会带着一股股杀戮的气息,这种气息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因为杀戮多了,自然就形成了,而你,不但衣服干净,身上,更是没那种杀戮气息,你説,谁还会看不出来?呵呵。”

尘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介样,立马就对蓝风的看法有所转变,虽然腹黑了diǎn,但,心还是好的,嗯,值得结交。早知道,下山历练之前就应该好好问问师父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

“那不知在历练中,还有哪些要注意的?”既然人家都知道自己是初次历练了,干脆就问个明白吧。

“嗯,在历练中要注意……”于是蓝风就开始了他那口若悬河的口才,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地説得尘阳只有diǎn头的份没有插话的空隙,尘阳心下感叹道,一直以为自己的口才天下无上,可是这一出来,与人一比,那叫差得一个十万八千里啊,看看人家这口才,不佩服都不行了。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记住了吗”蓝风看着尘阳道,同时端起酒杯自顾自的豪饮起来。

“呃,记住了,记住了,多谢哈,”心下却道,记住个屁啊,这么多,我哪能都记住,你以为我是计算机啊。

“现在乱世将起,好多人都外出历练寻找机缘,你怎么就一个人,没有伴?听説沉寂了无数年的魔门也开始蠢蠢欲动了得xiǎo心啊。”

“这有什么好怕的,既然是历练,那就得一个人,就得把自己逼入绝境,才能挖掘出自己最大的潜能,才能绝处逢生,才能达到历练的最终目的,虽説人多力量大,但历练,还是一个人好,历练,历练,就是要磨历己身,”尘阳道。

“啪,啪,啪,”蓝风拍着双手看着尘阳道:“好句磨历己身,尘兄能有此决心,将来必能成就一代强者,历练,练的就是己身,在下算是受教了,在外历练了这么多年算是白历练了,还不如你这初次出来历练之人,惭愧啊惭愧,”蓝风难得的谦虚地道,并不知不觉连称呼都变了。

“呵呵,蓝兄説笑了,什么强者不强者的,只有无愧于心,管他强者不强者的,只要努力了,不成强者也是强者。”

“哈哈哈哈……好一句‘只要无愧于心,不成强者也是强者’,就凭这句话,我也要跟二位交个朋友。”一个粗旷的声音笑哈哈地传进了尘阳二人的耳里,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麻布粗衣,头发乱舞之人向他们走了过来,再次开口説道:“在下甄驱虎,听二位刚才的谈话,在下心中下亦有同感,愿和二位成为朋友,不知可否?”

尘阳与蓝风心中一惊,特别是蓝风,听到“甄驱虎”这三个字的时候不是一惊,而是震惊,尘阳还好,还只是刚到这,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説而已,但如今,见到其本人,也难免一惊。

“甄驱虎?你就是那位专打‘老虎’的甄驱虎,在一夜之间杀了‘虎门’十八位弟子的甄驱虎?人称打虎大侠的?”

尘阳听到“大侠”二字的时候脸上有种不一样的怪异的笑容,呵呵,“大侠”,在地球上已经变成不是夸人的话了,而是骂人的话了。当然,蓝风与徐驱虎并不知道尘阳心中的想法了。

“如假包换,但是大侠就不敢当,只是为民除害而已。”甄驱虎道。

尘阳听到‘大侠’二字,又是一阵咳咳咳地咳嗽了起来,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啊。

“坐,请坐,请上坐,伙计,再加一副碗筷”蓝风连声道。

“xiǎo弟对大侠的大名是如雷贯耳,对大侠做的事更是佩服至极,早有结交大侠之意,无奈大侠神龙见尾不见首,没处找啊

武通九天  第二十七章 打虎大侠甄驱虎

,今日有兴相遇,真是三生有幸,荣兴至极啊。”蓝风放边珠炮似的道。

尘阳在一旁咳嗽个不停,想笑又不敢笑,憋得两眼通红,一方面是“大侠”二字,另一方面是蓝风入的话,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尘阳还是通过刚才的接触太了解他了,特么的,简直就是一大忽悠啊。

甄驱虎没有回答蓝风的话,而是看到尘阳一直咳嗽个不停,转过头来问道:“这位道友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咳嗽个不停啊,是不是病了?”

“呃,不是,不是,喝酒呛到了,咳咳。”尘阳憋着笑声道,那声音,别提多怪异了。

蓝风看到甄驱虎没理他而是问候尘阳去了,这让他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没处着力啊。

“蓝兄,你刚才説什么?我没注意听,不好意思啊。”

“呃,没什么,没什么,我説我们愿意和甄兄交个朋友,是不是啊尘兄。”

“嗯,是的,我们非常愿意,真心愿意”,尘阳忍着笑声道。

“好,那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二位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帮助的,在下一定会鼎力相助,绝不推迟。”

“好説,好説,朋友之间,理应如此,才不愧于‘朋友’二字,”蓝风説道。

然后三人六眼相视而哈哈大笑。

“甄兄怎么突然现身这羽桑城内,自那一夜甄兄大展威风大展拳脚击杀了虎门十八位弟子后,甄兄的大名一夜之间传遍羽桑城及周边无数村镇,真是大快人心,令虎门颜面扫尽,人人称赞甄兄是英雄是大侠,是专打老虎的大侠,我们这些修士更是以甄兄为榜样啊。但听説虎门可是大为震怒,虎门门主更是在一怒之下派遣了‘虎门十虎’全体下山,全城搜索甄兄下落,誓要击杀甄兄解恨,你怎么也不避避风头,听説那‘十虎’个个修为高强,难道甄兄就怕?”蓝风略显担忧地道。

“我怕他个鸟,什么‘十虎’的,来一只杀一只,来十只,正好杀个干净,还省得让人到处找,哼,我到要看看他们有多少‘十虎’让我杀。”甄驱虎豪气干云的道。

“哦,是吗?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把我们十虎杀个干净。”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兀的从酒店门外传了进来。

济南血管瘤医院预约
济南血管瘤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济南血管瘤医院网上预约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线预约
济南血管瘤医院怎么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